一封來自後備司令部的掛號信,還沒拆開,LP已經軟了,心中先狗幹一番,「X,不是才
退的嗎...該不會要教召吧,老百姓的生活我還沒過爽啊...」




等到一拆開,哼,原來只是資料的確認表,甚至說明了只要填寫完回函,今年就不用報到
(感覺很像詐騙手法:只要把你家資料填完寄回公司,我們會寄到府上一份紀念品...)
,不過...時間也太湊巧了吧,四月一日愚人節,後備司令部開我玩笑?反正,只要能不
去那個鬼地方,能苟延殘喘做什麼都好,下週一,乖乖把回函寄回去吧!




2002夏末,我坐在往南陽盛陰衰的(那是一班役男包車)列車上,對即將到來的一年八
個月役期憂心忡忡。新訓中心在大內,生活非常緊湊,一起床就是跑三千、拉單槓,白
天刺槍爬山頭,晚上背誦「戰鬥教練報告詞」,背不好可有得受了,等著教育班長整人
吧,偶爾行軍一個小時到附近的新中營區打打靶,空特出身的連長,說什麼也不同情新
兵,整天操,硬啊,真是該死的「魔鬼連」。
那時最高興的,莫過家人、朋友來懇親,像是桃子、Olga、Paloma、Roberto大哥啊,
看到他們興奮程度,險些抱起他們狂吻,懇親會一結束,心中的恐懼和對新訓的排斥,
又是另一陣痛苦的煎熬。
手氣很好,一個多月後,抽籤抽回桃園,展開文書兵的生活。菜兵嘛,最怕學長學弟制
1860T、1870T的學長,觀念還頗重,軍歌不會唱、公差手腳不夠快,很容易受到「關
照」和排擠。
我的工作,專門幫公文建檔,獨立的辦公室,沒有軍官沒有人管,卻還是心情落寞了整
個役期,加上分手...要命。說沒有人管也不完全正確,連上常常有任務,變成上級和
下級單位搶人的局面,夾在中間的小兵往往也很難為。
如果說「退伍」是個解脫,但是退伍只有一次。軍人的第二生命,很抱歉,不是65K2步
槍,而是得來不易的「假期」,每次收假回營,又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內心掙扎。
當兵也是倒吃甘蔗的感覺,等到「破百」後(剩100天退伍),單位也不太管,老兵沒
有利用價值了,叫也叫不動,只會「躲」,混吃玩樂等退伍,直到從長官手上拿到退伍
令,內心的快樂,絕不亞於中樂透那樣使人振奮,學長口中「總有一天等到你」,沒想
到,也會輪到我。
回想一下,退伍已經一年了,因為不自由、不合理,當兵曾是一個惡夢;可是不自由、
不合理之下卻又造就另一個我,卻又是個美夢。美國名將麥克阿瑟曾說過一句話「給我
一百萬買我入伍訓的回憶,我不要;給我一百萬讓我再受一次入伍訓,我也不要!」我
想,當過兵的人都會有同樣的想法。問我時光倒流回2002,我還是會選擇當兵,服役,
某種程度,告別毛頭小子,是脫胎換骨,是蛻變。

1905T的老兵

PS:很高興當兵時認識很多同梯,不論你們在哪裡、有多忙,我都永遠記得曾和你們同
甘共苦的歲月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orero 的頭像
torero

☆ EL BLOG DE TORERO ☆

tor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