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靶是個危險又愉快的經驗。去靶場射擊前的課程會安排射擊預習,班長們用職業的態度教菜鳥們,175公
尺(日間射擊)與75公尺(夜間射擊)各應瞄準靶位何處位置,同時也傳授怎麼調整65K2步槍的準度。由
於我沒能趕上末代成功嶺大專集訓,高中軍訓也因故失 去上場練習的機會,所以新訓第一次抓著和一台
NOTEBOOK同重的65K2,心情有些緊張,還好,緊張的人不只我,看其他同梯絕望又呆滯的神情,我相信
,他們的心情也好不到哪裡。

沒射擊過,應該也知道戰爭片中,戰士們是怎麼把子彈擊發出去,我故作鎮定射出這輩子第一發子彈,結果
當然不如預期,幾次練習,倒也漸入佳境。

大內營區沒有靶場,排到打靶課時,大家便全副武裝步行近一個小時去最近的新中靶場練習。出了營區是空
曠的原野,除了過往車輛,剩下的就只有蟲鳴鳥叫和整齊 畫一的腳步聲。若非太平盛世,這樣的行軍畫面
隨時隨地會像電影─"臥倒"一聲令下,士兵們急忙尋求掩蔽和戰鬥位置與敵人奮鬥到底,或許,煙硝四起,
槍彈生蓋去蟲鳥叫聲,下一秒我成為戰場軍魂,也有可能活生生地看著同袍為國捐軀,淌著熱血倒下 ...
..人間煉獄的幻影一滅,好險,我身處在太平時代。總喜歡在行軍赴靶場的路上,心中哼唱著"橄欖樹 "、
"夢田"...之類的民歌,大內鄉間的一景一物如動畫般鏤刻眼簾,我像是個旅人,無須在意我身在何方,
我去到何處,此時此刻大地與我分享心中靜謐時刻,心境合一,這是新訓快速步調中能少數能擁有的輕鬆時
段,即使腳下仍踩著步伐,不停的向前走,不知道,那時一起行軍卻禁止交談的同袍們正在想些什麼,心中
的祥和,不隨惱人酷暑,不隨繁複而狂興波瀾,怕也是只有我吧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orero 的頭像
torero

☆ EL BLOG DE TORERO ☆

tor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